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回复: 0

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正名服务中心时事公告(115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1 12: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正名服务中心时事公告(115号)
俄华智库  中国芬笙山人工作站 202169

西方现状实录
    西方好斗、好战,1840年的英国(鸦片战争),1937年的日本(日华战争),1991年的美国(战胜苏联),现在的“七国集团”,都叫西方。但“无可奈何花落去”,今非昔比盛况不再。
一  七国集团,由盛转衰的富国俱乐部
以下选自《环球时报》202169
(一)  从大打出手到“六国集团”
20世纪70年代。笼罩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让发达国家焦虑不已。作为经济领头羊,1947年美国的出口贸易额曾占资本主义世界的32.4%,1970年已锐减到12%。加之美国深陷越南战争、军备竞赛带来的巨额军费等因素,美国被迫放弃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同时期爆发的石油危机让资本主义世界的另两大经济体——西欧与日本也难以承受。1973年,为报复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偏袒以色列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海湾多国宣布大幅提高原油价格。与石油储备丰富的美国不同.日本和西欧对石油尤其是对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性很大,在是否要对海湾国家采取强硬行动的问题上,各发达国家的立场截然相反。
    美日欧相互之间为转嫁经济危机,展开一场残酷的贸易战。美国各钢铁公司和汽车、烟草等部门要求政府严格限制各种商品的进口;法国和意大利为酒发生贸易战,英国钢铁工业同西德、意大利为冶金业发生冲突;在对付日本商品上,欧洲又联手进行限制。同时日本也对欧美进口商品提高关税。这场贸易战的后果是,1975年世界贸易总额比1974年下降了10%,这是自二战以来世界贸易出现的第一次下降。
    当贸易战无法解决经济危机时,倡议合作共赢的声音就变得强烈起来。1973年3月,关系最亲密的美国、英国、西德、法国四国财长在美国白宫图书馆举行首次会议。后世将其称为“图书馆集团”。同年9月,日本财长也应邀加入,形成最早的“五国集团”雏形。
    然而五国财长在会谈中发现,资本主义世界面临的经济危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财政问题,而是需要各国最高首脑协同各部门展开国内外全方面合作。此时一个契机出现了,1974年上台的法国新任总统德斯坦面对内外困境力图求变。他希望邀请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举行首脑会议。这个倡议很快获得美英日三国首脑的认可。
    按照德斯坦的想法,除了美英日,他只想邀请联邦德国组成“五国会谈”。经济实力稍弱的意大利闻讯后强烈要求参加,法国考虑到同为西欧国家。意夫利又恰好是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国,于是“五国集团”就变成“六国集团”。
  美国见状也想拉加拿大“进群”,但德斯坦认为加拿大的经济实力比意大利更差,“六国集团”不能太跌份而强行拒绝了。
  就这样,1975年lO月10日,法国政府公报宣布在法国的朗布依埃,美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法国于当年11月15日至17日召开六国集团首脑峰会,共商大事。
  在朗布依埃,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六国首脑讨论了货币、贸易、能源、原材料、发展中国家等问题。首当其冲的依然是经济协调。美国和法国达成共识,在国际货币体系上互作让步,法国放弃固定汇率的想法,美国不再坚持完全的自由汇率。在石油相关的能源问题上,美国曾谋求建立针对中东产油国的联合阵线,虽然没有实现,但是美国总统福特和与会各国领导人达成共识,只要各国投资美国的能源工程项目,将力保大家获得可观收益和相应比例的石油产品。面对共同的通货膨胀和经济发展问题。六国首脑共同倡议;努力实现世界经济的恢复和货币的稳定。
  首次六国集团首脑峰会仅持续了3天时间,实质性内容也不多.但两方国家却对它充满溢美之词。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率先提出这次会议产生“朗布依埃精神”,美国总统福特也大谈“这种精神是与会者共同创造的合作和信任”。事实是,该会议的关键作用是让几个主要经济体认识到“协调与合作”才是解决危机的出路。

(二)  曾经的全球经济“指导委员会
1975年11月的六国集团首脑峰会的确有力促进各国经济的回暖和向好。与会各国首脑看到这种良好趋势,也不拒绝下一次的会谈。美国总统福特对此特别热心.除了美国在西方世界的核心地位外。也是为了提振福特自己低迷的支持率。因为福特是在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辞职后,由副总统直接升为总统的。面对新一届总统竞选对手卡特的强势竞争。福特需要增加展示度和支持率。既然这次首脑峰会是由美国主办,自然就不再理会法国的小心思,直接增加了加拿大。六国集团由此正式升级为七国集团。
    1976年6月,第一次七国集团峰会在美国波多黎各的圣胡安举行。与会各国谈论的内容,与六国集团上的话题类似但是更为深入。各国一致同意要在经济增长中,避免世界范围内的通货膨胀,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各国也同意在1977年年底之前,完成多边贸易谈判。日本在这里一度成为众矢之的,因为各国提出日本要对其他国家很高的贸易逆差负起责任。这次峰会也成为西方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制度化的开始,福特总统在闭幕式上倡议每年都举行七国集团首脑峰会,得到各国的支持。
    这次会议还增加了涉及政治的内容。对于与苏联的关系。七国想法不一。美国希望停止对苏联的经济援助和开发,虽然各国没有达成一致.但是均承诺在对苏联西伯利亚的开发援助上,会充分考虑西方的安全利益。美英法等国还将关于日元、马克的实质性升值问题与“对苏斗争”联系在一起。与会七国认为,七国集团首脑峰会本身的政治特色鲜明,如日本政府方面就认为,通过各国政治性的经济互助,可以加强政治上的团结,牵制苏联的扩张。
    此后二三十年里,七国集团领导人通过年度峰会。就世界经济形势、政策应对等问题交换看法,达成共识,进而付诸实拖。从财政、金融、贸易等渠道深刻影响全球经济政策环境格局,号称全球经济“指导委员会”。西方七国能长期决定全球经济政策环境格局,根本原因在于他们那时占据的压倒性经济优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直到1990年,七国集团实际GDP,占工业化国家份额为86.1%,占全球份额为46.9%,七国集团货物服务贸易出口占工业化国家份额为73.5%,占全球份额为55.8%。
    但随着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成长,七国集团要想如昔日般发挥全球经济“指导委员会”作用越来越难。如今就算已经“扩员”到39个国家和地区的发达经济体,占全球实际GDP份额也只有约40%左右,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力自然大不如前。


(三)  昙花一现的“八国集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冷战催生了七国集团。当冷战结束后,由于缺乏共同的对手.加上全球化之中全球治理的复杂挑战,七国集团迫切需要吸收新成员,苏联的接班人俄罗斯就进入他们的视野。
    早在冷战末期,急于向西方靠拢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就一改苏联批评七国集团的态度,接连致信法国总统密特朗和美国总统布什,表达愿意与七国集团台作的想法。西方则报以欢迎的态度,1991年还邀请戈尔巴乔夫参加框架外会议。之后,苏联及以后的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都列席了七国集团首脑峰会的部分内容。
    为改造苏联和引导后来的俄罗斯,七国集团也拿出大手笔。1993年的东京峰会就批准对俄罗斯340亿美元援助和约25亿美元贷款的重大计划。不过俄罗斯显然不满足于“乞讨者”的身份。在1993年的东京峰会上,叶利钦强烈表达不满,要求将七国集团扩大成为八国集团,因此1994年的七国集团那不勒斯峰会上。形成七国与俄罗斯的“7+I”机制。但直到1998年的伯明翰峰会上,才真正完成七国集团向八国集团的实质性转变。在2002年6月的加拿大八国首脑会议上,俄罗斯正式成为八国集团的一员,井受邀作为主席国在2006年承办首脑峰会。
    虽然俄罗斯的加入增强了七国集团的影响力,但俄罗斯仍时常要“接受考验”。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紧张关系中,原先的七国集团对乌克兰表示“同情”,并在2014年于荷兰海牙举行的紧急首脑会议上宣布,如果“强行吞并乌克兰南部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不改变态度,将把俄罗斯暂时开除出八国集团,不允许其参加八国集团首脑峰会。
    对于失去八国集团成员国地位,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并不遗憾。西方一直指责俄罗斯的经济“不够格”,人权、民主方面“不达标”,动辄就威胁要将俄罗斯逐出八国集团。2019年普京在谈及俄罗斯是否愿意重回八国集团时直截了当地说:“八国集团已经不复存在了”,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和加国集团(G20)的诞生,如今富国没资格关起门来自己聊经济。“G20加正发挥着显著而实际的作用”。

(四)  遣责苏联告别“政经分离”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近日公然表示,将在七国集团首脑峰会上“施压北京”。他的这番表态遭到诸多嘲讽。事实上,为解决经济危机而创建的七国集团首脑峰会,原先并不愿意涉及政冶。德斯坦希望营造一种非正式的炉边谈话的形式,让西方国家领导人在一种友好、轻松、坦率的氛围中各抒己见,严肃的政治话题自然不受欢迎。因此直到1980年之前,七国集团首脑峰会都很少谈及政治。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1980年6月在意大利威尼斯举行的七国集团首脑峰会才发生改变。1979年12月。苏联大举入侵阿富汗,再加上1979年11月,52名美国外交官被伊朗扣留造成”人质危机”。这两件事都轰动全球,而且跟美国都有密切的关系。
    美国总统卡特由此明确反对以往七国集团首脑峰会上“政经分离”的做法,要求谈政治,尤其是讨论事关美国领导地位的政治大事。当时在中东问题上,依赖海湾石油的西欧各国和日本也越来越多地表示要奉行“独立自主”的路线,并对美国的中东政策提出直接挑战。卡特希望借机协调七国集团在重要政治问题上的共同立场,“确认西方团结”并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
    在卡特的鼓动下,这次七国集团首脑峰会发表了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声明,并申明:“苏联军队对阿富汗的占领现在不能接受。将来它们也不能接受!……我们要求苏联军队全部撤出阿富汗,让阿富汗人民能再次自由的决定他们自己的前途!”
    为展示“团结的西方”,七国集团还联合抵制1980年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第22届奥运会:拒绝派出运动员参赛。这次抵制对于苏联的国际形象造成严重的影响,也是奥运会历史上的首次大规模抵制活动。
    这次尝试让七国集团认识到,想要让七国集团首脑峰会获得新的影响力,就必须寻找新的话题。随后,西方七国首脑峰会谈论的话题已远远超过七国集团内部的范围,从当初的经济协调发展到政治,再到今天的贸易、人权、艾滋病、环保、信息化等。

二  拜登踌躇满志  欧洲意兴阑珊
以下选自《参考消息》2021年6月9日
(一)  美不再把欧洲政策放在首位
     【法新社华盛顿6月8日电】七国集团(G7),北约,欧盟,然后是普京。美国总统拜登周三飞往欧洲,有两个明确的目标:安抚盟友以及向俄罗斯发出警告。
    具有强烈象征意义的是,78岁的美国第46任总统在首次出访时,选择了强调跨大西洋关系,而这一关系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受到严峻考验。
   “我的欧洲之行是美国动员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机会。”他写道,并以在他所描述的与以中国为首的“专制政体”的意识形态斗争中的主要角色自居。
    入主白宫以来。拜登一直强调,美国已经回到了多边主义谈判桌上,决心在从抗击新冠疫情大流行到应对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问题上发挥关键作用。
    但就欧洲而言,经历了特朗普时代之后,在感受到真正的宽慰之处,也能感觉到某种不耐烦。
    大西洋理事会的法国研究员邦雅曼·阿达认为,虽然拜登政府语气明显更具建设性,但也有一些明显的令人“失望”。“人们总说‘美国回归’。言辞是积极的,但现在我们必须付诸行动。”
    许多人认为,美国向其他国家分发疫苗的工作进展太慢。在欧盟决定向美国游客重新开放大门后,华盛顿没有做出相对措施,这令人不快。拜登政府在没有事先进行阿富汗撤军的方式,在欧洲各国政府中也不受欢迎。
    阿达回忆说:“与二三十年前相比,欧洲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核心地位已经大大降低。”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7日文章】题:拜登本周将前往欧洲,一些欧洲人保持警惕(作者该报专栏作家伊尚·塔鲁尔)
    在过去5个月专注于国内事务和抗击疫情后,美国总统拜登将试图证明他的政府会如何“重建”美国在世界舞台的领导地位。他即将前往欧洲,开始任期内首次出访。
    拜登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为其出访造势的专栏文章中说,美国及其民主盟友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是。它们能否“证明自己有能力应对当代的威胁和敌人”——其中最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和俄罗斯。
    拜登坚称,这种能力是持续的,井认为他的首次总统出访是一个“证明这一点”的机会。
    拜登写道:“随着美国的经济复苏推动全球经济,我们将变得更加强大,也更有能力,因为我们有一群与我们有着共伙伴。”
    这是一种态度。至于欧洲人是否完全认同,就不太清楚了。无疑,拜登上任后美国政府调门的突然变化让欧洲领导人松了一口气。但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一些因素仍然存在。而且拜登政府仍坚持疫情期间对欧盟公民赴美旅行的限制。尽管欧洲大陆已经向热情的美国游客开放。专家们认为欧盟大使,这正是华盛顿不把欧洲放在心上的证据之一。欧洲评论人士也意识到,无论拜登将在伦敦和布鲁塞尔作出怎样的示好姿态。在日益激烈的中美竞争中,美国充其量只是把欧洲看作一个次要伙伴。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研究负责人杰里米·夏皮罗在《欧洲政治周报’上撰文说:“抛开对蜂会和外交的所有关注,拜登政府早期的行动表明,它并不认为欧洲对这场新的地缘政治斗争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位曾长期支持跨大西洋关系的总统,已经不再把欧洲政策放在首位。”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柏林办事处主任亚娜·普格利林对《纽约时报)说:“拜登也希望得到回报。这不是无条件的爱,而是互相利用的朋友。”
    更多迹象表明,欧洲的现实主义正在加深。位于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周一公布的一项欧洲民调发现,欧洲人对华盛顿的静山有限。在法国和德国,认为美国是全世界最具影晌力的大国的人,只有半数多一点。仅51%的德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可靠”伙伴。
  该基金会巴黎办事处副主任马丁· 康塞对美国《今日世界观》报说。调查结果显示,“拜登效应并未发生”,人们对“美国影响力下降”的看法与特朗普当政时“没有改变”。
(二)  西方领导世界只剩最后机会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7目文章】题:七国集团是西方领导世界的最后机会(作者吉迪恩·拉赫曼)
    国际峰会来来去去,但本周晚些时候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可能是一次难得的重要峰会,对相关国家、西方联盟乃至更广大的世界都是如此。
    对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出国访问的乔·拜登来说.这是展示“美国回来了”的机会。拜登已经表明。他打算召集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一起反击俄罗斯和中国。   
    这位美国总统将与民主盟友举行三次会晤——先是七国集团。然后是北约,接下来是欧美峰会——随后在日内瓦会晤弗拉基米尔·普京。他的目标是带着美国及其民主盟友发出的一致信息去见这位俄罗斯总统。
    七国集团峰会还将向中国发出间接信号。北京的宣传称,西方陷入不可阻挡的衰退。一次成功的七国集团蜂会可以振兴这样一个观点:西方能够与亚洲和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结盟并担负起全球领袖的角色。
    七国集团的现实意义面临巨大的挑战:七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不断下降。正如英国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雷纳塔·德万指出的,20世纪70年代,七国集团约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80%。现在这一比例降至约40%。
    唐纳德·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时曾嘲笑这个组织已经过时。但拜登政府重下决心要对莫斯科和北京发起反击,才使七国集团重新有了存在的理由。
    但是,七国集团不再代表全球经济的大部分,这仍然是个问题。作为弥补,该组织邀请四位客人参加峰会:澳大利亚、印度、南非和韩国。这些客人中有三位来自亚太国家,凸显了该组织在反击北京方面的作用。
    尽管如此,七国集团蜂会日程上的几个核心问题,包括疫情、气候和贸易,最终都需要中国的合作。没有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和第二大经济体参与,这些全球问题无法解决。
    全球疫情使七国集团峰会面临巨大挑战。但是,全球危机也提供了展示领导力的独特机会。七国集团应该抓住机会。这个机会可能不会再有。
   【路透社伦敦/华盛顿6月7日电】题:从疫苗到气候问题,.七国集团希望显示西方还没终结
    七国集团本周将试图在一个峰会上向世界表明,西方仍然可以齐心协力应对重大危机,方法是向穷国捐赠大量新冠疫苗,并承诺减缓气候变化。
    在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制造的混乱之后,美国总统乔·拜登将试图利用在英国海滨村庄卡比斯贝举行的峰会来彰显他的多边立场。这是他赢得权力后的首次海外行。
    无论是在新冠疫情还是气候变化问题上,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美国的领导人都想表明,西方可以同有实力的中国和坚定自信的俄罗斯竞争。
    七国集团国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然而,西方没有安全感。新冠病毒在美国和欧洲肆虐,气候变化则对西方许多经济模型的假设提出了挑战。西方还面临着好斗的俄罗斯,以及作为大国重新崛起的中国。
    此次七国集团峰会将是拜登、意大利总理德拉吉、日本首相营义伟的首个此类峰会个七国集团峰会。它是即将卸任的德国
总理默克尔最后一个七国集团峰会,也将是马克龙在2022年法国大选前的最后一个七国集团峰会。
    在公开声明的背后,外交官们说,七国集团领导人将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和俄罗斯、如何赢回被新冠疫情抹去的数万亿美元的财富。以及如何在一个向中国倾斜的世界中确保自由贸易。

三  俄学者认为:美国是世界最大威胁
以下选自《参考消息》202169
   【俄罗斯(新东方嘹望)杂志网站6月7日文章】题:美国是比俄罗斯和
中国更大的威胁(作者 中东问题专家弗拉基来尔·普拉托夫)
    尽管华盛顿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信息战,散播反俄反华情绪,但世界对真正威胁的看法却截然不同,认为美国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一) 对民主的威胁最大
    即使是西方卫星国家的民众,也不再掩饰他们日益增长的反美情绪。例如,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显示,大多数德国人对美国持批评态度,36%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对德国的威胁比饿罗斯(29%)和中国(33%)更大;51%的人认为,美国对世界民主的影响是负面的。“民主认知指数”是应北约前秘书长,丹麦前首相拉斯穆森所创建的民主国家联盟基全会要求而做的调查。
    除了德国,世界上还有其他许多国家也认为美国对民主的威胁比俄罗斯和中国更严重。据英国(卫报)报道,在针对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所俄的这项调查中,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威胁世界稳定的是美国,而不是俄罗斯和中国。该报还确切指出,来自53个国家的5万多人接受了调查。调查得到的一项无可争辩的结论是,53个国家和地区近一半受访者(44%)担心美国会威胁到自己国家的民主,对中国影响力感到恐惧的有38%,俄罗斯是28%。
    调查结果已清楚地表明,无论美国,还是七国集团的其他国家,都不能轻易披上“民主卫士”的外衣。(卫报)指出,同去年相比,把美国视作世界民主威胁的人大幅增加,在德国和中国增幅尤为显著。

(二)  世界对美最为恐惧
    全世界对美国的这种负面看法具有多重原因。其中之一是,华盛顿近一时期积极强调武器和使用武力.因为它不再能够以经济、金融、信息和外交手段实现霸权。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向国会提交的2022财年预算草案就是例证。拜登在预算草案中提出的国防开支达到近7530亿美元,比上一年增加125亿美元。草案规定,政府开支总额将增加大约3倍,从1.52万亿美元增加到6万亿美元.这将是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府的最大开支。
    然而,美国是世界主要威胁这种看法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在过去几年里,这种观点已越来越普遍。例如,近年来在煽动世界反俄情绪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英国媒体坦率地表示,对世界人民把美国视作比俄罗斯和中国更大的威胁感到震惊。英国的这种反应很好理解,因为,这意味着妖魔化俄罗斯的种种努力都打水漂了。
    早在2019年,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就发现,全世界对美国的恐惧要大得多。而且,不仅仅是在传统上对华盛顿不满、对俄罗斯有好感的国家,比如塞尔维亚,许多美国盟国甚至邻国的居民都表现出了对美国的恐惧。这非常出人意料。特别是,46%的加拿大人认为,美国对他们的国家构成威胁。对俄罗斯和中国抱有这种看法的加拿天人分别占32%和31%。在墨西哥,64%的人表示害怕美国。视俄罗斯和中国为威胁的人不到三分之一。在德国、法国、日本、韩国,即传统上被视为美国亲密盟友的国家,美国都比俄罗斯更可怕。尽管白宫已更换了主人.但这种趋势今天依然没有改变。
    在慕尼黑会议前夕,德国艾伯特基金会在7个欧洲国家进行了民意调查,发现50%的德国人认为美国是世界的主要威胁,对俄罗斯持这种看法的人占33%。在法国,害怕美国的人占24%,害怕俄罗斯的人占12%。
    这种情绪也完全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西方国家居民不太接受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政策。特别是在法国,支持制裁的人占33%,反对者占43%。在德国,17%的人支持制裁,反对者达75%。即便在当地媒体多年不断抹黑俄罗斯外交政策的拉脱维亚,也有59%的民众表示反对制裁。

(三) 反美情绪正在高涨
    这确实意味着,西方吹鼓手在妖魔化俄罗斯方面所做的努力.即便不能说一无所获,也至少可以说,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么有效。
    从一系列与这一主题相关的分析报告来看,对美国的负面看法已引起西方专家的严重担忧,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其中一些人对此毫不讳言。
    近日,几家欧洲媒体就丹麦特工机关应美国国家安全局要求监视欧洲政客展开的调查,使西方国家的反美情绪进一步高涨。德国电视一台报道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多年来一直在监视德国高级别的政治家,如总理默克尔和总统弗兰克-瓦尔特· 施泰因迈尔,这一事实早已为人所知。许多欧洲国家的政府承认,这一新的事端清楚地表明,美国是欧洲民主国家的直接威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 闽ICP备16002851号 )

GMT+8, 2021-9-21 21:36 , Processed in 0.08273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