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3|回复: 0

美影响力下降将“漫长而痛苦”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0-1-13 21:40:02 |显示全部楼层

美影响力下降将“漫长而痛苦”


——  专访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科尔图诺夫


选自《参考消息》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胡晓光 2020.1.10
  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科尔图诺夫近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当今世界毫无疑问存在走向多中心主义的趋势,但“单极时刻”的传统仍然保持着惯性。未来十年,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会比现在小得多,而中国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一 不应低估“单极时刻”惯性

《参考消息》:您认为,在当今世界占主导地位的趋势是什么?多极化会否在2020年代最终形成?科尔图诺夫:在当代世界中,毫无疑问存在走向多中心主义的趋势,但我不会低估“单极时刻”的惯性。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在竭尽全力,以加速向多极化的过渡—— 他寻衅对手、欺负盟友、拒绝前任承担的义务。

  然而,我们看到“单极”的传统仍然保持着:美元仍是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世界各地的大公司事实上都遵循美国的单方面制裁;从朝鲜到伊朗,世界政治的主要“麻烦制造者”都希望进行对话。首先,是与华盛顿对话,然后才是与其他国家对话。看一下北约或七国集团对美国决定退出《中导条约》的反应,显然在刻意迎合“大哥”,哪怕这个“大哥”的举止不当。

遗憾的是,近年来,我们观察到的主要趋势还不是走向多中心主义,而是旧的两极分化。世界的黑—— 白画面可能看起来有所不同:东方对西方,保守主义对自由主义,威权对民主,民族主义对全球化等。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危险的趋势,不会使包括美国本身在内的任何人受益。世界的图画由许多色彩和半色调组成,而对世界政治的黑—— 白理解缩小了腾挪的范围,妨碍寻求妥协,挑动对抗升级。

  我们希望,在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中这种不健康的趋势能够得到纠正,并且看到世界政治中真正的多中心主义形成。
  《参考消息》:是否可以说美国占主导地位的时代正走向完结?中国的角色将如何变化?
科尔图诺夫:我已经指出,低估“单极时刻”的惯性是不正确的。但是,如果您想像一下十年后的世界,那么更可能的是,美国在这个世界上的作用会比在当今世界要小得多。美国影响相对下降的过程,无论对美国还是世界其他地区来说都将是漫长而痛苦的。
  中国的任务恰恰相反。中国是最古老的国家之一,更确切地讲,是地球上最悠久的文明之一。但是,中国也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全球大国,拥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影响世界政治。在未来十年,在全球和地区治理问题上,中国将不得不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

二 全球化进程并非一直向前
  《参考消息》:在个别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推动下,近年来逆全球化潮流涌动。在您看来,2020年代全球化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科尔图诺夫:上世纪90年代,“自由全球化”和“全球自由主义’,的概念被视为密不可分。也就是说,全球化的加速器之一,同时也是其必然结果之一,应该是自由主义经济—— 政治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取得胜利。在这种背景卞,无论中国、俄罗斯还是其他地方的任何非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都被视为过时。

  如今,这种因果关系已远不及三十年前令人信服。政治和经济自由主义正在经历艰难时期,其基本原则甚至在西方都受到质疑,而其他的社会政治和经济模式不仅显示出稳固性,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还表现出高效率。因此,下一个十年的任务是将全球化的普适性与现有的国家发展道路的多元化相结合。这是一个全新的任务,十到十五年前几乎没有讨论过。
  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全球化的另一个流行概念是将全球化视为线性的、永久的和不中断的进程。人们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全球化的步伐只会加快,而全球化的阻力将会减弱和归于无形。但是,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随着特朗普在美国执政以及英国开始脱欧,很明显的是,全球化进程可能会刹车、放慢,对某些国家来说还会出现逆转。
  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人们以为,全球化浪潮将主要从现代世界的经济、政治和技术核心(整个西方)向其外围扩散。大型“半外围”国家(例如俄罗斯、中国、印度、巴西等)应成为传播机制。此外,专家预测,随着远离核心而靠近外围,全球化的阻力将增大,引发冲突、贸易战以及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增长,而这些冲击在到达全球核心时将被削弱。
  但是,历史表明,在许多情况下,全球化的浪潮正朝相反方向―从外围向核心―发展,而整个西方正试图通过限制移民、回归保护主义、强迫先前离开的产业回归以及兴起民族主义,来使自己与外围隔离开来。
  尽管目前总体上西方在参与全球化进程方面要超过非西方,但是谁将在未来成为这些进程的主要推动者这一问题仍然悬而未诀。

三 战略武器控制需要新机制
  《参考消息》: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破坏了全球军备控制基拙。您认为,2020年代的全球德定靠什么来确保?
  科尔图诺夫:废除《中导条约》的有害后果不言而喻,尤其是对美国和俄罗斯,而且不仅体现在军事安全领域。自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战略武器控制一直是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关系的核心。
  抽去这一核心,我们不仅彻底失去了双边关系在世界政治中的特殊地位,而且还大大降低了俄罗斯和美国对彼此的重要性。
  负面后果不仅会影响我们两国,还会影响许多其他国家。欧洲人将第一个感觉到新形势,因为中短程导弹系统构成的新风险首先落到欧洲大陆。中国人也会感受到后果。通过退出《中导条约》,美国不仅在欧洲而且也在亚洲放开自己的手脚。
  在这一领域进行“无规则的游戏”太冒险了,而21世纪每过一个新的十年,都将比以前变得更加冒险。最终,战略武器控制的一些新机制将穿过旧的俄美双边体系的碎片冒出头来。
  也许十年后,“军备控制”一词本身将需要修订。代替双边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主要是数量上“对军备的控制”的,可能是多边、非正式、主要是质量上的“战略武器管理”。在这个新的坐标系中,最高层以及其他层级上存在众多沟通渠道。
  核世界正在迎来一个新时代。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复杂,更难以预测,并且可能更加危险。中国在这个新世界中的重要性无疑只会提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 闽ICP备16002851号 )

GMT+8, 2020-1-23 15:53 , Processed in 0.06227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