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6|回复: 0

巴西木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1-23 08:22:42 |显示全部楼层

巴西木

作者:李国文

选自《读者》2019.15

朋友送我一盆巴西木,我把它放在朝阳的窗台上。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在亚马逊流域翳翳蓊蓊的热带雨林里,也许终年不见天日,未必就不长得青枝绿叶的。

由于我对花草虫鱼,知之甚少的缘故,我觉得这盆巴西 木,也未见有多少出奇之处。说得不好听一点,若不是根部的粗可盈握的树桩,稍有一点别致外,通体几乎毫无可取的地方。

尤其那象鸡毛掸子一样的茎叶,更是不敢恭维。真还不如田野里的老玉米那样,郁郁葱葱,枝壮叶肥,来得精神蓬发,生机勃勃。也许这盆巴西木,知道我不识货,便也没精搭彩地生长。后来,还匆匆忙忙开了一串小花,散发一股并不雅致的香味。接着,就恹恹地萎黄了,我也没将它当回事,懒得调治,就搬离窗台,不再浇水,拉倒了。

一天,我见到我的朋友,告诉他这回事。

他不禁摇头,面露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因为他好不容易坐飞机,从广州给我带过来的。

'噢,噢。 '以后,我的朋友便没有再说什么。

于是,我想起了《聊斋志异》里的一则故事,有一个年青人,饲养了许多鸽子,而且都是些名贵品种的鸽子,如坤星、鹤秀、腋蝶、诸尖、靴头、点子、大白、黑石。蒲松龄笔下的这些种类,至今还有人在养的。由于这位养鸽人全神贯注,情有所钟,爱鸽如命,孜孜不倦,终于感动了鸽子的上帝,送给他一对人世绝少的佳种。

一个人,大凡过度痴迷于癖好之中,弄到无法自拔的程度,往往疏隔了世俗人情,就会显得迂腐和呆头呆脑的样子。

有一天,这位年青人遇到了他 '父执 '一辈的一位老人家,不得不垂手作唯唯状,执子侄礼。因为对方是一位贵官,中国人见官有几个敢不恭谨的呢?当老人家问起他养鸽子的事情时,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了。问题在于他还没有完全的傻,傻到只认鸽子不认人的地步。如果那样倒也好了,管你多大的官,去你妈的,老子不尿你。可他仍有一点世俗的聪明,包括懂得必须生存下去的适应性。这就坏了事了,他得揣摸老人家的用意,考虑应对之道。这种人,该傻不傻,不该傻倒犯了傻。他竟以为对方也是同道,和他一样,是个鸽迷呢!只好割爱,献出那对佳种。

过些日子以后,他又碰上这位老人家,谁知略无任何表示。他便问了: '怎么样?那对鸽子! '

回答说: '还算肥美吧! '

他大惊失色: '您给炖吃啦? '

'是啊! '

'  那可是非常名贵的品种啊! '

这位老人家回想了一下,说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

当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我朋友听后,他笑了,他说了一句让我不能忘怀的话,好久也不能平静。他说,好赖一锅煮,是人类唯恐失去平衡,彼此心安的典型心态。对于那些新奇的东西,出类拔萃的事物来说,最可怕的命运,莫过于碰上这种整个社会的不肯接纳和区别对待的堕性了。

我连忙跑到小院去找那盆巴西木,很遗憾,早枯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当代名人全意识(学)服务中心 ( 闽ICP备16002851号 )

GMT+8, 2019-12-13 22:14 , Processed in 0.06290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